English | 中文版

小孩有能力改變世界?-青少年方案工作坊的看見與反思

  • 發布日期 : 2017/12/10
  • 發布單位 : 臺北市社區營造中心
  • 標籤: 青少年

文/林甄德(東吳社工系)
  
  

「小孩有耳無嘴」這是我從小聽到大的道理,或許是大人想要能夠安心地聊天吧,或許大人不認為小孩說的意見是意見吧,小時候因為這樣一直聽著,久而久之想說的話,要萌生的想法,就漸漸地藏進了沉默裡,藏進了心底。

求學之後,舉手回答是老師最喜歡的一種上課方式,目的是要班級熱烈回應,反應的卻是大家害怕答錯而被取笑所產生的而一片寧靜,想太多、說太多,得到的不是白眼,就是訕笑,久而久之,我們都是填鴨式教學下的孩子,我們都忘了怎麼自己思考成長。

我說的是自己的經驗,我以為這樣的我也是這樣的大家,我以為很愛發表意見的那些人,只是很少數很少數的人,我以為,大家都跟我一樣,不敢作夢,忘了想法,只敢埋頭在書本、電視間,小聲的抗議卻不敢說。

青少年參與工作坊給我了不一樣的想法,以實習生的身分參與了這個活動,剛開始是抱著來看笑話的心情,

「怎麼可能這些小孩是有想法的人?怎麼可能認為小孩有能力改變這世界?」

也許是因為自己的一直活在被打槍的世界,或許是因為媽媽從小就告訴我不要想做一些沒有用的改變,我覺得好笑,想像著如何看著工作坊踢上鐵板而來到這。



整個工作坊為期兩周,每次八個小時的活動大部分是讓兩個大組的大家討論自己對於這個社區的想法,兩個組的氣氛截然不同,A組組成的人員大多是從好YOUNG少年基地這個機構來的,B組則是從網路或各校宣導來的,可想而知,兩組在熟悉度上一定會有所差距,A組的小小領導人(最多話的那一個)在自我介紹的時候就說自己是來自新北市最爛的一所高職,從言行當中處處充滿著被社會投射而產生的自卑感,說著自己最爛,說著這些討論有甚麼用,

從他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看到那個曾經有很多話想說,卻不敢說的那個我,但他其實跟我不一樣,在這個工作坊中,他很努力地跟著大家一起討論,跟著大家一起想辦法,即使工作坊結束之後,他也自行創立群組,希望能跟進他所提出的這個方案,這個,跟我完全不一樣,

B組雖然兩周的組成人員都不太相同,但我一樣也看到他們努力的表達自己,創造自己的改變。

我以為這世界沒救了,社會用制度建立了完整的結構,目的是要讓大家能夠安定的生活,反映的卻是無法伸展的僵化體制,想做的很多,真正能做的卻很少,因為這樣的以為,我一直對青少年發表意見抱持著笑話的態度,但從未曉得這只是自己的自我設限。

距離工作坊的結束已有一段時間,當時所作的投票PPT是我現在最關注的內容,

不知道人們對於議題的時效性是多少?是認為只要結束就可以不理的嗎?還是因為當中有什麼困難而阻斷了進行?

還有很多新鮮的事情等著我去發現,期待自己也能像這些青少年一樣,勇敢地說出自己的話,勇敢地為自己爭取,然後,也勇敢地為大家爭取。

---------------------------------------------------------------------------------------------
【青少年生活行動方案】最終產出兩個方案:「老屋哇嗚」以及「鐵馬路方案」, 點我看內容: https://www.facebook.com/pg/community.taipei/notes/